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报道  >  正文

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冯书怡博士来我院讲座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2-25

本网讯:(通讯员:牛伟)12月24日下午12点00分,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助理教授,海德堡大学博士,博士,博士在哲学研究所B214讲堂上向哲学研究所的师生讲课。《模态可设想性论证的困难》讲座。朱志芳教授,苏德超教授,杨云飞副教授,潘磊副教授,以及20多位来自医院外的硕士生和本科生听取了讲座。

冯树义博士的讲座

模态知识理论是当代哲学的热门领域。该领域的核心任务之一是解释我们如何获得有关可能性和必然性的知识。在众多理论中,大卫·查默斯的可想象理论是最具代表性的。该理论的核心是CP论文:对于任何命题p,可想象性都需要可能性。根据查尔莫斯的定义,“可以想象”是指“本质上不是虚假的”。因此,CP论文也可以表达为:对于任何命题p,如果p本身不是假的,那么p是可能的。 。

基于以上理论,学术界提出了许多可以想象的论点,并将其应用于哲学问题的讨论中。然而,一些学者指出,我们总能为这些可以想象的论证构建一个平行的论证。例如,考虑以下可以想到的论点:

1.□q是可以想象的。

2.可想象的影响。 (CP主题)

3.◇□q→□Q值。 (S5系统)

结论:□q。

我们可以为上面的参数构造一个并行参数:

1.¬□q是可以想象的。

2.可想象的影响。 (CP主题)

3.◇¬□q→¬□Q值。 (S5系统)

结论:¬□q。

这似乎意味着CP论文无效。作为回应,Chalmers回应说我们应该从CP论文的范围中排除□q形式的所有命题。

冯树义博士通过详细论证指出查尔莫斯的回应是不成功的。她的主要原因是,首先,查尔莫斯提供的论证不能断定“q的形式应该被排除在CP领域之外”这一命题;其次,即使排除了诸如□q之类的所有命题,仍然有可能构建一个平行的可想象的论证,其结论相反。

2ab1a44962fe5c250a69686c7ff09b3

讲座

在冯树义博士的观点中,模态可以想象的论证的真正困难在于,我们无法判断任何模态可想象论证的正确性及其平行论证。通过比较几个可以想象的论证的逻辑结构,冯树义博士指出,模态可想象的论证实际上是一个特殊的变形可以想象的论证,并且在变体可想象的论证中,命题p具有以下特征:p使□p∨□¬ p建立。同时,根据CP论文,我们可以得到:对于任何命题p,如果p必然是真或必然是假的,则p是天真的或先天的。因此,在变体可以想象的论证中讨论的命题p实际上是一个先天命题。

那么,如果p是先天性命题,我们如何判断p是否可以想象?换句话说,我们如何根据“p是可以想象的”前提来判断一个可以想象的论证的可靠性?根据Chalmers对“可想象性”的定义(“不是天生就错”),我们可以得到:如果p是一个先天性命题,那么p是可以想象的(不是先天性假),当且仅当p是先天性真实时。由此我们可以得到:我们持有“p是可以想象的”这一命题的证据,当且仅当我们持有“p本身就是真的”命题的证据时。此外,我们持有证据证明命题“p是自然是真的”要求我们持有“p为真”的证据,所以如果p是先天命题,我们是“可以想象的(不是天生就是假的)”持有证据需要我们持证明“p是真的”。

但是,我们没有证据表明“p是真的”。这是因为构建一个可以想象的论证的目的是判断p的真实价值;如果我们有证据表明“p是真的”,那么可以想象的论证是多余的。这意味着如果p是一个先天命题,那么我们没有证据表明“p是可以想象的”,因此无法根据“p是可以想象的”前提来判断一个可以想象的论证的可靠性。

冯书义博士指出,上述结论将在相关领域中应用可想到的论点:这些论点无法完成人们希望他们完成的任务。例如,一些学者试图用变形可以想象的论证来支持“身体是正念的”这一主张。但是,如果我们无法判断这些论点的可靠性,这些论点可以扮演什么角色?

朱志芳教授提出问题

在互动环节,气氛非常温暖。其中,朱志芳教授不仅对冯书一博士论证中的几个关键节点提出了质疑,而且还根据学生的问题对一些理论背景知识进行了精彩而简洁的解释。面对各种问题,冯树义博士作了详细的回应,表现出了深刻的理论知识和优秀的学术素质。最后,讲座在每个人的热烈掌声中以完美的结局结束。

(编辑:邓丽萍评论员:刘义生)